打脸了,中国真人版《棋魂》没毁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思明新闻

    说起中国根据日本动漫改编的真人作品,想必大部分人都会对他们Say No!




    可伴随着一部剧的开播,谁能想到打脸来的这么快呢?


    哪部剧呢?


    想必很多人已经猜到了,它就是中国真人版的:


    《棋魂》


    这部改编自崛田由美原作、小畑健作画的日本经典同名漫画《棋魂》,自1998年连载以来,从漫画销量800万册,到动画最高收视率达37.5%,曾掀起一股巨大的围棋热浪。


    动漫讲述了少年进藤光遇见平安时代的棋士藤原佐为的灵魂,自此开启的热血围棋路的故事。


    作为许多人的青春记忆,20多年过去了,豆瓣有4万多人给它打出了9.2的高分,至今仍有不少漫迷时不时重温。


    就是这样一部在很多人眼里的日漫神作,中国的真人剧版也在10月27日与观众见面了。


    作为看过原著的一份子,晨晨一开始在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:看来又要毁原作了!


    而在看过新剧的海报和物料后,依旧没能对它抱有多大期望。


    然鹅,在打开了真人剧,连刷8集之后,我只想感叹:


    简直是被物料严重拖了后腿,这部剧也太香了吧!


    先别着急反驳,咱们就来看看它到底“香”在哪里。


    第一,剧版人物演绎亲切自然,小细节生动


    要说这部剧最大的争议点,无疑就是佐为,也就是褚嬴的选角及妆造问题了。


    预告片中由张超饰演的褚嬴,白粉厚涂、紫色眼唇,看起来活像东方不败,简直毁了佐为小天使。


    (演过《爱情公寓》的张超其实挺帅的)


    一直到,在剧中的褚嬴一出现,看了一集又一集,出戏和不适感渐渐消失,发现——


    褚嬴真是越看越,演绎得也太生动了吧!


    对于张超饰演的褚嬴来说,除了服装这个大槽点外,我们能看到剧版从内到外,是抓到了佐为的精髓的。


    从外在的演绎来看,褚嬴的表现是多面且生动的。


    有不断央求小光下棋的委屈巴巴,有在比赛中就是想要小光拿冠军打着小算盘的暗喜,也有回忆往昔的哀伤;


    (“我受点委屈算的了什么”的小媳妇状)


    不论是在小光下棋时闲着无聊时玩扇子不倒,还是去往围棋比赛路上的晃动的小拳拳……


    笑起来有两个酒窝,本身五官偏细长、气质略显阴柔的张超,动起来比静止的照片生动许多,莫名觉得这样的褚嬴也很可!


    从内在的精神看,褚嬴对围棋的敬畏和热爱也得到有效的塑造:


    “倾尽全力对待每一局棋,才是对对手最大的尊重。”


    “大雅君子恶速成。”


    原则与思考同在,颇有古代棋士的坚守与风范,褚嬴化身真·哲学大师。


    说完了褚嬴,剧中的进藤光也就是时光也给观众带来了惊喜。


    一方面,“小时光”有灵气。


    剧中的故事从1997年开始,这个时期由卢思宇饰演9岁的小光。


    爱玩四驱车、借女同学的零钱,调皮捣蛋又有点小聪明,小时光活像我们身边的熊孩子。


    而在顽皮的外表之下,小时光内心还是非常善良的,就像尽管在旁人眼里是透明的褚嬴,在下雨时小时光还是站在石墩上为他撑伞,非常治愈暖心。


    (雨下到褚嬴身上的亮点点特效)


    另一方面,“大时光”接地气。


    从《小别离》中的张小宇,到《快把我2哥带走》中的杨听风,如今已20岁的胡先煦也逐渐崭露头角。


    实话说,乍一眼看到他饰演的时光,只想感叹:这小伙子真是胖了不少,感觉可以和彭昱畅比一比了。


    而在剧中,15岁的时光比起漫画来,更二、更大大咧咧,看起来不太聪明的亚子。


    不论是对于围棋的无所谓,还是对于佐为的不耐心,胡先煦演出了青春期叛逆的少年气。


    而此后发现褚嬴回来的激动,与佐为的斗嘴日常,对手戏都很有化学反应,让人笑出姨母笑。


    加上剧中几乎没怎么化妆,痘痘和黑眼圈清晰可见的自然状态,胡先煦的小光非常生活化,让人有代入感,可算是演对了角色。


    此外,执着的俞亮、强大气场的俞晓阳、不良少年何嘉嘉、书呆子吴迪等一众角色,都鲜明有个性,让人难忘。


    第二,漫画神还原,本土化做得不错


    从目前的剧情看,剧版与动漫故事主线基本一致,前期主要按照“小时光遇见褚嬴——大时光与褚嬴携手——创立围棋社,征战围棋赛——网络围棋大师诞生”的情节推进。


    剧版有中国围棋协会为该剧坐镇,还请来了职业棋手范蔚青为这部剧进行指导,剧中的围棋专业度呈现还是有保证的。


    不论是褚嬴的围棋小课堂,展现“围奁象天,方局法地”的基础知识,还是在高中社团围棋赛上“一个忘按钟,一个一边翻书一边下棋,一个下象棋的过来凑数”的“奇葩三人组”笑料百出,剧版对漫画的很多场面都做到了神还原。


    甚至连最喜欢数字“5”的小光常穿的数字T恤,也能在剧版中看到,可见是下了功夫的。


    也难怪不少原著粉感叹:


    “爷青回,神还原,和动漫一样。”


    当然,日本动漫改编之所以引起大家的诟病,主要的原因就是本土化做得不到位,显得不伦不类。


    而此次真人版由北京小糖人公司负责制作,曾打造过《匆匆那年》 《最好的我们》的小糖人,再次以《棋魂》证明了自己对校园题材一流的掌控能力。


    从围棋在中国的现状来说,剧中有符合国情的呈现和思考。


    小光带着褚嬴去找能下围棋的地方,却发现街头大爷下的是象棋,棋牌室不是麻将馆就是歌舞厅,引得褚嬴慨叹:


    曾经在我们南梁,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棋盘,就连小孩都为能下围棋而感到骄傲,围棋的棋盘,就好像宇宙的苍穹,黑白两子,就像天地之间的阴阳二气,每一局棋,都象征着世间万物运转的规律。


    1000多年了,我也未能参透其中的精巧和奥妙,人们怎么就能放弃对它的探索了呢?


    是啊,正如我们来改编日本动漫《棋魂》那样,起源于中国的围棋反倒在中国衰落了,就像剧中觉得围棋是老大爷玩的小时光、纳闷围棋是体育项目的司机、换掉围棋赛事看球赛的小卖部大叔——


    再这样下去,围棋,就不是中国的了。


    剧中对文化传承的反思可见一斑。


    从年代感的营造来说,剧中也展现了80、90后的回忆。


    路边上爆米花砰砰响,电视机上播着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,而看《还珠格格》泪目的褚嬴,像极了当年的我们。


    不论是手里《百变小樱》的镜子,还是周杰伦的专辑CD《叶惠美》,亦或是时光课本上给名人像画成了褚嬴,童年回忆扑面而来。


    尤其是剧版结尾根据原版主题曲《Get Over》改编的中文版,战歌响起,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。


    此外,由于中国没有日本动漫中的院生模式,想要学棋却被老师和家长看成是不学无术的呈现,也在一定程度上对中国的教育模式有所反思。


    加上南梁时期的服化道和场景有美感,还加入了1997年的家国情怀,整部剧有了更多的厚度。
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剧版最大的改编可以说是褚嬴提前消失了6年。


    当看到小时光对围棋毫无兴趣时,失望的褚嬴离开了,一直到大时光终于觉悟,重燃对围棋的兴趣时,褚嬴才再次出现。


    而这一幕,简直弥补了动漫中佐为回不来的那段的遗憾。


    当然,这部分从小到大的衔接略显生硬,6年前后周围人变化不够也是这部剧的不够精细的缺点之一了。


    第三,双雄命运对决有看点,营造出了宿命感


    贯穿《棋魂》始终的,无疑是小光和小亮命运般的相爱相杀。


    剧版的取名也有深意,时光和俞亮,对应着“既生瑜何生亮”,注定了这两人始终逃不开命运的对决。


    身为围棋冠军之子的小亮,自小便背负着父亲巨大的光环,是许多人眼中的围棋高手。


    然而,自褚嬴指示9岁的小光与小亮对弈时,没日没夜学棋的自己,竟然被面前这样一个不尊重围棋的孩子完虐,委屈与不甘的泪水交杂,在小亮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深刻的阴影。


    至此,小亮不断寻找、追随着小光的身影,只为了能再次与小光对弈。


    比起动漫中的苦和虐,剧版似乎多了一丝沙雕的气息。


    在韩国学了6年棋的小亮回到国内,开启了寻人模式,上门拜访、挨个打电话,终于在学校实验室门口重遇小光。


    小光拉开窗帘,两人隔着一扇推窗,特效的叶子纷飞——


    “我都快把学校翻遍了,我心里想的都是你,一直在等你下棋。”


    这是什么偶像剧情节,绝美的画面,糟糕是心动的感觉呀~


    当然,沙雕外表下,内心还是光